玩水海产

Smile please^ ^
我是玩水,封面byMusa
不讲究的自high型画手
为了让自己开心而画画
如果能让屏幕另一头的你也感到快乐就好了

上p站除草,看到高二老图,就搬一些自己喜欢的过来

高热

2000字短打,记录一下脑内碎碎念的兄弟日常

预警:爱德华ooc弟控。三更半夜两情相悦同床共枕无事发生。





爱德华感到了后悔。

少有的发烧将身体的五感变得更加清明,不论是白月光落在脸庞上的凉意盈盈,柔软被子的紧紧包裹,还是阿尔的拥抱,都汇入自己心跳的鼓点,在夜中响彻了脑海。


这才不是什么心动的感觉,这事关兄长尊严。


在他被阿尔熊抱的这个节点之前一天,爱德华去帮阿尔拿药,结果回来的路上下起了小雨。

天凉好个秋,本只是一场清清淡淡细雨,秋风只不过温柔而亲切的吹拂,谁料这点小事居然也能叫向来都是和大场面打交道的爱德华发了烧。或许是由于之前一直过于拼命地奔走,又或者是因为连日神经紧张地照顾阿尔的缘故,反正在被察觉到的时候,高热已经施施然地降临,无法抵挡。


那天晚上浴室里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吃疼的声音,阿尔打开门发现自家哥哥坐在地上,手攀着着浴缸边缘,脚踝大约是跌坏了,站不起来。阿尔赶紧用浴巾裹了哥哥,本要习惯性的把手环过哥哥的背后和膝盖窝打横抱起,然而肌肤接触的实感提醒了自己现在拥有的不是钢铁盔甲只是恢复中的孱弱肉身,还是不要逞强为妙,于是改为将哥哥的左边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右手固定了哥哥的腰,慢腾腾地挪出浴室。


等到阿尔帮着把皮肤上的水珠擦干了,爱德华仍是不自在地蹙眉,于是阿尔和他额对额,好嘛,滚烫得厉害。这下洛克威尔家的第二个病号正式出炉。

温莉暴风无奈,揉着额间,两个倒霉蛋从来不叫人省心,总是心有灵犀双双落难,算上照顾这俩人的自己,三个倒霉蛋欢聚一堂。

爱德华被押到了床上,不过身子到底经过了经年累月的磨砺,就算是发烧了也能够元气满满的折腾,说,就算我不让人省心,阿尔自己现在不也是像个小排骨一样。

阿尔反击,操心人也要有个度吧!哥哥总是这样,从来不考虑弟弟的感受,无微不至照顾人的程度已经让人感到害臊了。

爱德华坦坦荡荡的承认,怎么,你刚从门里出来就是那样,就算要我不操心我也没什么办法啊。

阿尔腹诽,哥哥最近渐渐变得能够不自觉地说出这种害臊话了,于是佯装不满说,我这不是为你考虑吗?

你倒是说说考虑了什么?爱德华撇嘴。

阿尔心下笑眯眯,但面上仍然严肃认真地慢慢道,哥哥不顾自己身体照顾人,虽然很令人感动,但这一烧,饮食要清淡,得两三天不能喝牛奶了,追逐理想身高的步伐又要被落得远了。

爱德华握拳,挥舞着手臂示威说,好呀,稍稍好了一点就敢对兄长如此大不敬了,是不是又想挨揍?

温莉把装了湿毛巾的盆搁下,送了这两个小孩一样斗嘴的家伙一人一颗暴栗,结束了这场幼儿园级别的战斗,然后给委屈巴巴却敢怒不敢言的爱德华敷了毛巾。

总之,你们俩都得给我好好休息,温莉进行总结陈词。


晚上睡觉的时候,阿尔说今晚就换成是我来照顾哥哥吧,爱德华不屑,说,明明你也很虚弱,阿尔坚持道虽然我瘦但是我健康身体好棒棒的由我来照顾哥哥没什么问题。爱德华也没有坚持就任着他来了。                                                                                                                                                                                                                                                                                                                                                                                                                                                                                                                                                                                                                   


入了夜,爱德华睡不着,高热盘踞在眉心久久不散。他本想起来走走,但是阿尔睡在旁边不好动作,只好自己想想事情,陷在床中意识沉浮之际,被窗外月亮吸引了注意力。月光明亮,天高云淡,远处的山脉和里森布尔原野上一望无际的草随着夜风涌动着,爱德的视线同他们一路游走,最后顺着窗格光影的交接落在了阿尔脸上。

金色短发,眉目英气,浅淡的睫毛投影在下眼睑上,饱满的额头曲线和鼻梁连上两颧瘦削。像是日暮时分猎豹的背脊,方圆相宜的骨相里蕴了灵气。

爱德华看事情一向是很客观的,阿尔长得好看,又招人喜爱。这两条必须是毋庸置疑的真理,是在自己脑海中重复太多次的废话。从两人小时侯就默默发挥着它那强悍的作用。就比如还在小学时阿尔的抽屉有一段时间每天都会收到巧克力,有时自己嘴馋想向他讨要还被拒绝,理由是可爱女孩的心意不能给哥哥糟蹋,不过虽然是这么说着,对自己偷偷地顺走两颗巧克力豆这种事情阿尔有时也会装作看不见。在中间四下寻找身体那几年间,盔甲阿尔的女人缘也好得不像样。(笨蛋哥哥只顾着打架,阿尔也不厚道,哥哥的好藏着自己知道)胡思乱想了这么些后,这个当口爱德华想要仔细端详自己的弟弟,又看不真切:眼皮沉沉抬不太起来,只觉得阿尔被萦绕了一层光晕,煞是好看。


于是爱德华要糊涂了,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弟弟的脸,一时之间竟有些感动,这样的可爱居然是真实存在的——摸了两把,阿尔的呼吸仍然很平稳,于是爱德华胆子肥了,阿尔睡得可真香,果然小排骨刚从门里出来还是需要多多休息——这样偷偷摸摸动了一会手后,爱德华乐呵呵收回了手,自觉动作十分隐秘完美。


然后阿尔冯斯睁开了眼。


两人四目相对。阿尔笑说,哥哥有事吗,是不是又觉得难受。爱德华表情复杂,老脸微红,不自觉地把脸往枕头里埋了埋。腹诽道也不知阿尔这家伙醒了多久,说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冷。阿尔想了想,把爱德华拉进怀里抱了个满怀。这样会好一些吗,阿尔问道。


爱德华咳咳咳说你抱我我可是硌得慌,但是他心里想得其实是阿尔真是太好看了抱我我值了,不对兄长尊严何在。阿尔说,噢,哥哥不愿意我抱对吗。爱德华沉默,于是阿尔说,既然哥哥不愿意,那我可松开手了?爱德华脑内天平两相权衡后,兄长尊严最终抛却九天外,揪紧了心艰难说愿意,然后阿尔心满意足地抱着他睡觉了,今天也和我的哥哥来日方长。



后记:这是我第二次写同人,这两天不想画画,被自己恶俗的产物雷得外焦里嫩。第一次写文还是初二时,那次自己偷偷品了两天,然后悄悄地撕掉了。唉这真是太害羞了,作为创作者我要变的更不要脸一点。